阿里系“掌舵”苏宁易购会否全部收购成核心_天猫收购苏宁易购

在经历了市场各种猜测后,苏宁易购股权转让方终于尘埃落定,江苏国资、阿里、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88亿元入股。

但这些昔日老友出资成立的有限合伙基金“新新零售二期”并不是苏宁易购的“白衣骑士”。在宣布转让股份的数日后,张近东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任职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苏宁易购管理层也随之出现“巨震”:原苏宁易购副董事长孙为民、原董事孟祥胜相继提出辞任,阿里系则提名大润发原董事长兼CEO黄明端出任董事会主席。

这意味着,三十而立的苏宁易购将告别张近东主导的时代,进入苏宁系、阿里系和新股东“三足鼎立”的局面。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黄明端接任苏宁只是短期过渡,苏宁无实控人的状态也难以持久。而随着阿里系在苏宁易购话语权的不断扩大,未来会否进一步收购成为焦点。

南都记者了解到,苏宁在过去几年曾陆续收购了母婴平台红孩子、视频平台PPTV、天天快递、迪亚天天折扣超市、37家万达百货门店,并买下了家乐福中国80%股份等,对各业务板块砸下重金后,最终形成了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和苏宁投资八大板块。初步统计,这一期间,苏宁对外累计投资总额超过了700亿元。

当时的苏宁似乎在什么赛道上都想“肆意狂奔”,但事与愿违的是,2014年至2020年,苏宁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和-68.07亿元。

今年2月19日,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春节团拜会上表示,“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过去几年,苏宁收缩战线,陆续剥离苏宁金服、苏宁小店、PPTV,并解散了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等。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抛售阿里股票,“狂赚”141亿元。此前,苏宁以81.51美元/股的价格斥资140亿元投资认购阿里巴巴增发的普通股股份。但2017年12月、2018年5月、2018年12月,苏宁分三次售出了其所持的阿里股份,分别获取净利润32.5亿元、56.01亿元、52.05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高达141亿元。

2020年12月,苏宁易购以云网万店为主体,对互联网平台业务进行整合重组,引入包括深创投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共计融资60亿元。同一个月,张近东父子还将苏宁控股集团的全部股权、6.5万股苏宁置业集团股权先后质押给淘宝,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10亿元。

2021年,张近东继续推进“质押套现”。今年2月,张近东转让质押给中信证券2.27亿股股票,苏宁电器转让质押给申万宏源3.58亿股股票,上述质押股票总价为32.68亿元。

今年2月,苏宁易购宣布引入深圳国资背景的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战略投资。6月份,苏宁易购将5.2亿股转让给江苏国资背景的新新零售创新基金,转让总价为31.82亿元。

然而,深国资的战略投资在持续数月的尽职调查后最终无果。7月5日,苏宁易购再度宣布,各方未能就商业条款形成实质性正式协议,现根据实际情况,经协议各方协商一致,“同意终止该协议”。

但与此同时,一只由阿里、海尔、美的、TCL、小米、创维以及代表江苏国资的南京新兴零售发展基金等出资的有限合伙基金“新新零售基金二期”,以88.27亿元收购苏宁易购16.96%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

至此,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合计持股比例为20.35%,淘宝中国持股19.99%,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持股16.96%,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占股5.59%。张近东自此失去对苏宁易购的实控权,而苏宁易购不再有表决权超过30%的股东,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据南都记者统计,自去年底以来,张近东通过融资、质押股权、转让股份等操作合计置换了约222.77亿元资金。

按照苏宁易购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苏宁易购总资产为2356亿元,总负债1570亿元,资产负债率66.6%,比2020年末增长了2.86%。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苏宁到期以及回售的短期债务规模达104.88亿元。

7月30日苏宁易购发布业绩快报: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1.9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67亿元,同比增加1814.95%。苏宁易购表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6.57亿元,同比下降20.91%。

对于此次引入新股东,苏宁易购表示,国资的参与将为苏宁易购平稳健康发展奠定坚实基础,阿里巴巴及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与苏宁易购将发挥紧密的协同效应,在用户、技术、服务、供应链、仓储物流等领域持续深化合作。然而,这些由江苏国资以及阿里巴巴、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组成的“老友团”会成为苏宁易购的“白衣骑士”吗?

据悉,在宣布转让股份的数日后,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张近东向董事会提出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任职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并被聘任为公司名誉董事长。苏宁易购管理层也出现“大换血”,除张近东外,原苏宁易购副董事长孙为民、原董事孟祥胜相继提出辞任。

控制权变更前,苏宁易购的6名非独立董事中,有4名来自苏宁提名,分别是张近东、孙为民、任峻、孟祥胜,两名来自淘宝中国提名,分别是杨光、徐宏。

控制权变更后,苏宁易购的6名非独立董事中,苏宁系(任峻、张康阳)、阿里系(黄明端、刘鹏)、新股东(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提名的冼汉迪、曹群)各占两席。另外3名独立董事未变更,分别是柳世平、方先明、陈振宇。

苏宁系董事名额缩减为两位,分别由张近东的“心腹”大将任峻和张近东的儿子张康阳担任。其中,任峻1977年出生,今年44岁,担任苏宁易购总裁,他也曾是苏宁电器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一度全权负责苏宁的“云网万店”业务。

张近东之子张康阳被称为苏宁“少东家”,今年30岁,从小就被当作继承者培养,其履历包括主管苏宁国际业务、收购国际米兰、执掌苏宁小店等。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这个特殊时期,张康阳代替其父首次进入董事会,似乎意味着张近东开始“退居幕后”,而少东家张康阳正式开启苏宁易购的“富二代”接班重任。

对比来看,阿里系派出了在零售行业更具实力和地位的两员大将替换了此前的苏宁董事。其中,引爆业内舆论的当属担任苏宁易购董事会主席的黄明端。他曾任大润发前董事长兼CEO,在零售行业有着近30年的传奇经历,被媒体誉为“超市一哥”、“陆战之王”。1955年出生于中国台湾的黄明端今年66岁,其掌舵的大润发1998年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市场,2009年销售额超越家乐福、沃尔玛,并创下了连续19年没有关店记录的“神线日,由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超市连锁百强榜单》显示,“大润发+欧尚”以490家门店、1059亿元的销售额位列百强榜单第一的位置,仍然是超市一哥。

2017年,在黄明端的推动下,阿里以总价224亿港币入股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在对高鑫零售进行了近三年的新零售改造后,阿里于2020年增资拿下高鑫零售控股权。2020年年底,原阿里B2B事业群的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接棒黄明端,成为大润发新CEO。由此阿里正式将高鑫零售收入麾下,黄明端功成身退。

阿里提名的另一名非独立董事刘鹏,1976年出生,在阿里的最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原属于同城零售的天猫超市业务和天猫进出口事业群合并的“天猫超市和进出口事业群”,刘鹏任事业群总裁,直接向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汇报。

加入阿里巴巴之前,刘鹏曾担任过海尔高管,在苏宁电器分管手机、白电、黑电和重点客户部,在麦德龙旗下万得城中国任分管采购的副总裁,以及担任过好孩子中国商贸集团任副总裁,在零售和互联网行业积累了20多年经验。

从目前董事成员的阵容来看,苏宁系和阿里系均派出了重磅人物。对比行业资历来看,操盘过阿里、高鑫零售整合的黄明端出任苏宁易购董事会主席显然更能服众,但黄明端的经验主要集中在超市、大卖场业务,苏宁易购旗下子业务繁多且债务累累,黄明端能否顺利操盘仍是未知数。

“黄明端出任苏宁易购的董事长,或将是一个过渡,借助黄明端的资历和威望,能够顺利实现阿里巴巴对苏宁易购的顺利过渡。”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鲍跃忠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认为,但从总体情况来看,黄明端的年龄较大、阅历也偏传统线下零售市场,不能过多期望黄明端能对苏宁易购带来多大的改变。

就目前来看,“聚焦零售”是新任掌门人黄明端为苏宁易购规划的未来方向,“苏宁易购已经构筑起国内最完整的线上、线下零售服务体系,下一步发展将明确三大战略路径:做好零售服务商、做强供应链和做优经营质量。”

在聚焦零售的战略前提下,苏宁易购新总裁任峻则表示要做好两件事:一是进一步夯实和凸显三大核心力,供应链、物流服务和场景体验;二是以更开放的方式重新构建零售服务商的组织、技术、运营,从而更好地服务用户和合作伙伴。

比起新任董事长黄明端和新总裁任峻为苏宁制定的规划,阿里系或许是苏宁未来命运走向的关键。

苏宁与阿里的结盟始于2015年,彼时的阿里和腾讯在实体零售领域频繁投资,零售业内一时间形成“站阿里”还是“站腾讯”的两大阵营。即便作为实体零售龙头,苏宁也不能幸免。经历了电商的多年冲击,苏宁迫切需要资金支持其转型,最终它选择了阿里。

2015年8月份,阿里巴巴旗下淘宝中国认购苏宁易购2015年非公开发行股份,占发行后股本总额比例的19.99%。苏宁易购则通过境外子公司战略投资阿里巴巴集团新发行股份,持有阿里巴巴集团1.05%股份。

从过去6年的战略合作来看,阿里给苏宁带来的财务收益相当明显,而苏宁在线C供应链、物流等方面的实力也弥补了阿里的短板,并联手牵制了双方共同的“敌人”京东。

然而,若想要推动苏宁开启更深一步的新零售改造,仅靠19.9%的股权、二股东的地位,阿里还远远不够。回顾阿里收编银泰百货、高鑫零售,均是从战略投资成为大股东,接着不断加码为控股股东。其中从2014年3月战略投资银泰商业到2014年底成为银泰第一大股东,阿里仅用了不到1年时间,并在三年时间内,将持股比例增加至73.79%,成为银泰商业控股股东,2017年3月,银泰商业进行私有化并于2017年6月完成股权交割。从高鑫零售的第二大股东到控股股东,阿里也用了近3年的时间,将持股比例从36.16%增到72%。

眼下,苏宁的命运或许也将在3年内见分晓。尽管从董事会投票权来看,阿里系和苏宁系势均力敌,但从股权比例来,阿里已经占上风。在转让股份后,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20.35%,仍为第一大股东,而排在第二的恰恰就是淘宝中国(持股19.99%),紧随其后的第三大股东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持股16.96%。公告显示,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中杭州阿里妈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的出资比例最多,达30%,通过基金间接持有苏宁易购5.09%股权。若以此计算,两家阿里系企业合计持有苏宁易购25.08%股权,超过张近东。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受让苏宁16.9%股权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成立于2021年6月23日,存续期限为3年,即到2024年6月23日为止,届时任一合伙人可以决定解散基金,且在基金正式受让苏宁易购股权满一年,也就是2022年7月9日后,阿里巴巴及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有权出售其对应的公司股份。

上述迹象表明,阿里收购苏宁可谓囊中取物。事实上,阿里自从2015年入股苏宁以来,6年内没有减持反而在苏宁危机时不断增资,足以表明阿里对苏宁的兴趣相当大。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连锁百强”榜中,苏宁易购以4163.15亿元的销售额位居榜首,排名第二的国美零售年销售额仅1407.52亿元,其后依次为红星美凯龙、永辉超市、高鑫零售、华润万家、沃尔玛。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反垄断的强监管背景之下,阿里能否进一步收购苏宁仍是未知数。自去年底以来,阿里多起收购案均被市场监管总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其中包括收购银泰商业、收购蒙牛乳业旗下天鲜配(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收购纽仕兰新云(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收购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