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逾400亿苏宁易购戴帽“ST”苏宁易购天猫旗舰店

。这当中不乏有股民熟知的明星个股,苏宁易购、中信国安、獐子岛、泰禾集团、龙净环保等皆名列其中。

其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莫过于苏宁易购,曾经的零售巨头,日如今竟也走到被“ST”的境地。

5月6日,因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的原因,苏宁易购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最终惨遭ST,成为“ST易购”。

5月5日,苏宁易购停牌一天。5月6日,苏宁易购复牌,并被带帽ST。6日早间,ST易购低开4.95%,截止收盘报3.07元,总市值约285亿元。

虽早有预测称2022年可能是退市大年,但作为中国电商兴起之前的零售巨头,曾引领中国电器零售业,拥有线上平台以及线下几千家店面的苏宁易购会到如此濒临退市的境地,仍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苏宁易购经营不善却非子虚乌有,2020年底至2021年,苏宁易购频被曝出资金和债务危机。

2021年10月30日苏宁易购发布的三季报中称,“2021年的第三季度是苏宁易购三十年发展历程中最艰难的时期,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4月29日,苏宁易购发布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业绩,其2021全年营收1389亿元,同比下跌45%,亏损近433亿元,亏损幅度扩大912%;2022年一季度苏宁营收同比继续下跌,亏损幅度增23%。

关于巨额亏损,其年报解释道,因公司计提减值准备、投资损失、递延所得税转回等因素影响,合计减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7.02亿元。若不考虑前述因素的影响,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85.63亿元。

自2014年以来,苏宁易购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为负,2019年至2021年,该项亏损分别为57.11亿元、68.07亿元和446.68亿元。

再反观送赛道其他选手,2021年第三季度京东同比增速逼近30%,拼多多的营收增速则超过80%,而苏宁易购表现不仅远低于大盘,还被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

1990年12月,南京宁海路60号,张近东创办了一家200平米的空调店,催生了苏宁电器之前身“苏宁交电”。

完成了原始积累后,在1993年4月,苏宁电器在南京空调市场一战成名。彼时,代表旧有计划经济体制的八大国有商场和代表新的市场经济的苏宁电器之间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苏宁依靠与传统百货商场抢市场中壮大,自此有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之后,张近东最引以为傲的战绩就是“国美-苏宁大战”。2008年末,国美电器实控人黄光裕被调查后,国美电器经历了短期业绩下滑,“哪里有国美,哪里必有苏宁”的竞争格局被打破。

彼时,苏宁易购日后的“心头大患”京东尚未成型。对手“空缺”时期,苏宁易购在一二线城市迅速扩张,吃尽了线下家电连锁零售的规模红利,成为一方霸主。

2010-2012年,苏宁易购迎来了业绩爆发的高光期。尤其是2011年,苏宁易购达到上市后扣非净利润的巅峰。然而巅峰之后,一二线市场趋于饱和,苏宁易购的快速发展也暂告一段落。

2013年后,其非经常损益金额逐年增高,扣非后净利润由正转负。可以说,2014-2019年,苏宁易购账面净利润几乎全部由非经常性损益支撑,即依靠卖资产和政府补贴收入支撑账面净利润,其主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从2014年开始,苏宁易购部分依靠向苏宁集团等关联方出售旗下资产、股权等获得“非经常性”收益,来维持公司账面盈利。

2014-2019年里,苏宁易购与苏宁系的关联交易主要包括销售商品、提供或接受劳务、物业租赁、资产收购与出售,也就是说苏宁易购近年剥离的资产,多数出售给了苏宁集团等关联方,苏宁系公司一直用现金在向苏宁易购“输血”续命。

苏宁的转型,从最初的独立,到后期与阿里的合作,这中间每一步都带着老选手的迟钝,每一步都行差踏错。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苏宁与阿里的合作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错误。苏宁易购是一个独立的线上平台,在阿里的电商平台上开店,这就是战略失误。

苏宁开猫宁店,相当于京东在阿里的平台上开店。张近东的这一决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以张近东在3C领域的号召力,就应该在自己的平台上广开品牌旗舰店,发展一种类似天猫模式的平台化电商,这样才是对苏宁品牌资产和供应链资产的最大化利用。

而这么强势的大佬,在内部开会都要全体起立的强人,却能做出这样“资敌”的操作。

其实,这是一个老选手遇到新时代的老故事。此后大刀阔斧的收购,也能看出这位传统玩家的草率与无措。

2014年底,苏宁先后全资收购了天天快递、万达百货和家乐福中国。2015年到2019年,苏宁对外投资总额达到了惊人的700亿元。

彼时,外界的叹息不绝于耳。“看到苏宁八面出击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公司快不行了,地主家的余粮再多,也经不起这么糟蹋。”

彼时,苏宁对自身财务状况的估计过分乐观,2017年苏宁持有的阿里股票,彼时呈现了数百亿的浮盈。这给了当时的苏宁很大的转型信心,那就是苏宁不差钱。

这让张近东认为,苏宁当时扩大规模谋求发展,可谓是天时地利齐全,但结局显然不如人意。

2021年7月,在经历一个月“群龙无首”真空期后,经过“混改”后的苏宁迎来新一届经营层,代表“阿里系”的黄明端出任苏宁易购董事长。

且行业巨头里的淘宝、天猫,京东、美团,连黄峥的拼多多都已经逆袭转胜了,昔日劲敌黄光裕的国美又是卷土重来。苏宁易购不仅面对新老对手的夹击,更要面对自身的盈利焦虑和财务压力。

在此节点临危受命,如何让“后张近东时代”的苏宁易购重返经营正轨,对于去年7月底获任的黄明瑞来说,自然是个不小的压力。